完美真人从“被迫营业”到轻松拿捏郑州老师眼中的网课AB面
发布时间:2023-12-08 21:25:21

  完美真人总在关键处卡顿的网络?鸡飞狗跳的亲子关系?众多印象中,必然有一个最常见的评价——效果打折,甚至一部分人会给它打上“鸡肋”的标签。

  一台电脑、一根网线,隔着屏幕的网课的确很难替代酣畅淋漓的线下教学。但是,回顾过去三年,郑州的老师们从怀疑到相信,从接受到创造,从“翻车”到熟练,一步步“升级打怪”,蹚出一条路子,化解了非常时期的教学难题。光明与阴影同在。在老师们完成“18线主播”逆袭的同时,也必然会为新阶段的教育教学带来养分、沉淀与升华。

  “升学问斌哥”观察团记者采访了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、高中四个不同阶段的老师,年龄涉及70后、80后、90后,一起看看屏幕后面老师们的教育教学工作全貌以及网课的AB面。

  刘瑞君,44岁,教龄24年,河南省教育厅学术技术带头人、郑州市优秀教师。作为资深幼教,刘瑞君的专业能力毋庸置疑完美真人。然而,最初的线上教学还是让她有些乱了手脚。

  “年龄大了,不比年轻人,当时我就是个技术小白。”刘瑞君说,起初,她主要通过微信群和家长、孩子沟通,就连“接龙”也是现学。后来,她主动向年轻同事学习钉钉视频、共享屏幕、剪视频、配音、录课。因为不熟悉,经常学了就忘,需要同事多遍演示。一次次的学习和琢磨,刘瑞君很快“啃”下了这块硬骨头。

  “其实,最难过的还是心里的坎儿。”刘瑞君说,正因为从教多年,她更加明白面对面教学的重要性,“有时候拍拍、抱抱孩子,就能胜过千言万语,这些是网络交流无法替代的。”

  为了孩子,上!刘瑞君很快克服了心结,直面现实完美真人、整理心情,奔赴新的“战场”!

  起初,很多家长对连线不重视,屏幕一打开,孩子们有的在被窝,有的被爷爷奶奶追在后面,“热闹”得很。

  刘瑞君明白,脱离了熟悉的教室,需要重新定规矩。她分别找家长沟通,只有老师、孩子都在镜头前互动才会更加有效。此外,最小的孩子只有3岁,如何透过屏幕吸引他们的注意力?这是刘瑞君思考最多的问题。尤其初期,对于这种陌生的交流方式,小家伙儿们非常好奇,难免走神儿——老师怎么“住”进了电脑里?有些还会反复将视频框关闭、打开,乐此不疲。

  对此,刘瑞君总会私下和孩子进行视频沟通:“你看,老师出现了,老师又消失了。”像做游戏一样,在屏幕的一开一关中“捉迷藏”。孩子们渐渐满足了好奇心,自然“安分”下来。

  其次,刘瑞君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关注孩子们的小成绩和小进步——“真不错,今天鞋子是自己穿的!”“坐得真端正,奖励一朵小红花!”“表现好的可以奖励一朵小红花,集齐10朵可以兑换一个奖杯”……

  “线下教学一定是不可替代的,但线上形式也有它独特的优势。”刘瑞君说,第一,它倒逼老师们掌握了更多的技术和方法;第二,虽是居家办公,但面对线上教学这一新课题,老师们反而有了更多的交流,相互学习和进步;第三,老师和家长有了更多的沟通,有利于家校共育;第四,网络的开放性让家长之间也有了更多的交流,每个家庭取长补短,相互促进。

  人物:刘金菊39岁,从教21年,郑州市郑东新区艺术小学教导处主任、语文老师

  网课期间,刘金菊和女儿希希是“同桌”,别的孩子隔屏上课,希希现场学习,“氛围感”拉满。

  刘金菊,39岁,从教21年,女儿希希今年6月小学毕业,4年级至6年级期间,她是女儿的语文老师。

  “老师就在身边,她上网课比平时还要紧张。”刘金菊说。网课更需要提问、互动,以保证学生注意力集中,也方便老师及时了解课堂反馈。有时,难免遇到学生回答问题不积极的情况,刘金菊便会就近对女儿“下手”,来个提问突袭,“肉眼可见的紧张,闺女有时候脸一下子就红了。”刘金菊笑着说。

  因为“近水楼台”,每天都能观察到女儿的网课状态,刘金菊也获得了更多的教研依据。教研会上,她和老师们更加细化了网课纪律,比如,孩子们必须提前做好网课前准备,课前要给桌面环境拍照等,增加上课的仪式感,优化课堂效果。

  “起初我也有顾虑,担心网课效果不好。”刘金菊说,课堂的输出、知识的传播,都可以靠老师的专业素养和技术去优化,但教育是无处不在的,即便在课下,同学和同学的交流,学生和老师的交流,都是教育的契机。但是,在老师们的共同努力下,刘金菊发现,很多难点正在被一一克服。

  为保护孩子们的视力,学校将课堂缩短到30分钟,这就对课堂效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在这一背景下,老师们备课更加用心,线上教研活动更加频繁高效,“教研热情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。”

  采访中,刘金菊还讲了一个故事。一天晚上,她正在工作,女儿突然送来一个水果拼盘,五颜六色的水果搭配在一起美好而温馨,原来是美术老师布置的一项特殊的作业。

  “那一刻,身为人母和老师的双重身份,我非常感慨。”刘金菊说,作为母亲,她感受到来自女儿的爱;作为教师团队的一员,她感受到在团队的共同努力下,孩子们的生活、学习并没有因为网课变得灰暗,依然对美好保有察觉,对爱保有敏感,对生活保有热爱。

  刘金菊说,2022版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将课程目标定位于发展学生核心素养,简而言之,就是培养学生在真实情境中解决复杂问题的高级能力和人性能力。三年网课锻炼了老师们面对复杂环境、解决复杂问题的心态和能力,那么对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所发挥的作用也是毋庸置疑的。

  后来,随着技术的优化,老师们都用上了钉钉视频会议,加上手写板、手绘笔等各种装备的加持下,沟通效果明显提速。

  作为物理老师,翟永阳是个“细节控”。为保证课堂效果,他除了要求大家上课必须穿校服外,还要求每个学生将摄像头调整到合适角度——保证上半身露出来,保证老师能看到书写过程,是否坐姿端正、是否认真听讲、是否好好写作业、是否有人“偷懒”,一目了然。

  为了保证物理实验的最佳视觉效果,每次上课前,翟永阳会一个人反复调整实验的角度和位置,远了近了、高了低了,一遍遍“彩排”、一次次抠细节。

  如何让课堂更有趣?翟永阳带着孩子们开启“喊麦”模式,个个化身“原创Rapper”。

  “电能转化成内能,这是电流做了功”“电压电流和时间,乘积就把电功算”“功除时间做定义,就是快慢电功率”“测量功率心要细,灯泡电压三次记”

  伴随着节奏感十足的音乐,“单押王们”将物理知识总结成歌词,分组PK,《中国新说唱》的既视感。“我平时就很喜欢音乐,也是突发奇想,希望激发孩子们的兴趣。”翟永阳说,孩子们原创力爆棚,积极性非常高。

  他说,从课堂教学看,到了后期,网课和线下教学的效果几乎没有差别,虽然线下教学无法替代,但网课有其自身的优势。

  比如,物理密度这一节课时,他鼓励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发现有关密度的知识并动手操作实验。孩子们结合生活,将水、酒精、蓖麻油等做成了鸡尾酒,脑洞大开。此外,学生还将一些物理实验做成视频,加上音乐、文字、特效、表情包,创意十足。

  相比之下,翟永阳对网课的态度更加乐观。他认为,只要用心教学,在技术的加持下,网课效果不一定比线下教学差。网课让老师们收获了更多技能,进一步成长。此外,为师生搭建了一个更加开放的平台,老师们可以进入彼此的直播间听课,获得了更多学习交流的机会;学生们可以借助更多手段,加深对知识的理解,丰富对知识的感受。

  “当时怎么也想不到,网课能上3年。”霍凌宇感慨。霍凌宇,1993年出生,从教10年。第一次上网课是在2020年2月下旬,高一下学期。网课需要大量打卡、提交作业等事务性工作,有些孩子还经常打错卡、忘记提交作业等,零零碎碎、事无巨细,霍凌宇的工作量激增。

  “最难的不是硬件上的适应,而是氛围感缺失。”霍凌宇说,最早的网课还是直播形式,老师根本看不见学生,加上连最基本的上下课铃声都没有,很多孩子难免产生倦怠情绪。

  为了打破阻碍,给学生们提供一对一“私人订制式”的咨询,无论是中午还是晚上,只要孩子们有问题,他就会第一时间用文字或电话回复,一个接一个,屏幕上全是未读小红圈儿,犹如“挂号”排队。解答问题时,霍凌宇热情饱满,一天结束后,身心俱疲,一个字都不想说。

  课堂上,霍凌宇会尽量让知识输出更加有趣生动,“老铁们”“铁子们”的网红称呼能让偶尔走神的学生瞬间被击中笑点,打起精神。

  作为班主任,为了让学生们远离emo,霍凌宇经常鼓励大家学习之余看看外面的风景、做运动、培养爱好、烹饪美食完美真人。每个周末,他还会给学生布置一项特殊的作业,拍下自己的日常生活,他会将素材收集并剪辑成短片,网红音乐、声音特效、片尾彩蛋,爆款元素应有尽有。

  对于老师们的苦心,孩子们也非常感激。一个学生曾在霍凌宇的视频号中写下一首诗——你是一支笔,用最绚烂的色彩,描绘着一群精灵成长的历程;你是一束光,用最宝贵的生命,雕刻着一群精灵精彩的人生。

  霍凌宇说,线下教学肯定是无法取代的,但他也看到网课为教育教学带来的变化。“过去三年是艰难的,好在我们克服了重重困难,即将迎来春天,这不是一个人的胜利,而是学校、家长、学生,我们每个人携手同心的成果,是我们共同的胜利!”霍凌宇说。(记者 牛洁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  后来,随着技术的优化,老师们都用上了钉钉视频会议,加上手写板、手绘笔等各种装备的加持下,沟通效果明显提速。课堂上,霍凌宇会尽量让知识输出更加有趣生动,“老铁们”“铁子们”的网红称呼能让偶尔走神的学生瞬间被击中笑点,打起精神。